栏目导航
友情链接
本土环境公益诉讼第一案12月30日开庭审理
2016-8-20
来源:未知
点击数:  1841        作者:未知
  • 本土环境公益诉讼第一案12月30日开庭审理

     

    2010-12-31 17:26:12  来源:贵阳新闻网-贵阳晚报 作者:

        卫星地图上 定扒造纸厂排污口清晰可见

    庭审陪审员“顶级配置”

    被告定扒造纸厂老板完全“认帐”,面带微笑签字服判

    在卫星地图上,位于贵阳乌当区的定扒造纸厂厂房清晰可见,而厂里通过溶洞排放的形成“小瀑布”的白色泡沫状的污水带,也会随之非常刺眼的进入视线。也因此,定扒造纸厂污染我们母亲河——南明河的“恶行”也被环保公益组织推上法庭的被告席。

    12月30日10点整,这桩备受广泛关注的、由贵州本土民间环保组织贵阳公众环境教育中心和中华环保联合会联合提起的首例环境公益诉讼案,在乌当区法院数字法庭开庭审理。作为被告的定扒造纸厂负责人、76岁的吕老板早早来到法庭上,忐忑不安地等待着法庭的审理。

    经过近两个小时的庭审、休庭20分钟后,清镇法院环保法庭的承办法官宣布大家起立,庄重的宣读一审判决:定扒造纸厂立即停止向南明河排放工业污水,消除对南明河的危害。并支付两原告为搜集证据而产生的合理费用及承担本案产生的分析检测费用、诉讼费共计1.2万余元。

    表情凝重的吕老板专注的听完宣判后,当庭表示服判,不上诉。

    镜头:污染事实

    卫星地图上的“排污溶洞”

    在卫星地图上搜索到乌当区的定扒造纸厂,不仅可以清晰的看到整个纸厂的蓄水池等布局,最明显的就是纸厂旁边溶洞内形成“小瀑布”的水源,流入河流中在水面形成了一条长长的白色泡沫带。这就是定扒造纸厂偷偷向南明河排放工业污水的卫星画面。

    “这么刺眼的画面,全国人民都看得见,而且污染的是我们的母亲河,简直太恶劣了。”贵阳公众环境教育中心的人员指着画面对记者说道。

    1.卫星地图显示的定扒造纸厂所在位置及南明河图片

    接到投诉立即“出动”

    今年10月18日,两家环保公益组织接到群众投诉后,立即出动进行实地调查取证,发现定扒造纸厂通过溶洞向南明河排放大量的生产废水。“现场气味非常刺鼻,南明河上形成大量泡沫,形成一个长长的污染带,南明河污浊不堪,其下游长江的重要支流----乌江也受污染。”公益组织人员介绍。

    11月19日,两环保公益组织作为原告向环保法庭递交民事诉状。

    12月10日,为减小对南明河水源污染,两原告向环保法庭提出先予执行申请,请求法院立即对定扒造纸厂采取强制措施,停止污染行为。之后,法院裁定被告立即停止向南明河排放工业污水。

    庭审直击

    造纸厂遭三次处罚

    法庭上,两原告出示了6组调查证据,并通过多媒体播放了定扒造纸厂向南明河排放污水的事实。整个举证质证过程中,作为被告的造纸厂吕老板均表示认可,没有任何辩解意见。

    其中一组证据显示,这家造纸厂曾受到过环保部门3次处罚。2003年至2005年期间,被告就因向南明河排放未经处理的污水及超标排放废气,遭到经济处罚的同时,被环保部门要求“在限期治理期间,造纸厂必须采取减产或停产措施,确保限期内生产废水不外排,锅炉烟气稳定达标排放”。造纸厂负责人也承诺“严格按照环保要求,保持生产过程中烟尘、二氧化硫、氮化物达标排放。并表示,如果今后有污水直接排入南明河的情况发生,将自行关闭工厂,以保证工业污水的零排放”。经整改验收后,当地环保部门允许造纸厂恢复生产。

    “可是,造纸厂却不守承诺,屡禁屡犯,竟通过厂边的溶洞将污水直接排入南明河。这种行为严重违反了《环境保护法》、《水污染防治法》等环境保护法律法规的规定。”公益组织人员在法庭上说道。

    每年排放10.8万吨污水

    原告算了一笔帐,按照每吨造纸要排放20吨污水计算,被告每年要向南明河排放10.8万吨污水。已经远远超过了国家规定的很多类排放标准。根据检测报告显示,污水含量多、危害大,远远超过国家允许排放标准的几十倍。最后,原告代理人表情沉重地说了一句“后果非常严重”。

    据悉,造纸厂每天傍晚7点钟左右开始向南明河排放污水,直到次日7点以前停止排放。

    原告不同意调解

    法庭审理结束后,承办法官问及双方是否愿意进行调解时,作为原告即肯定的回答“不同意调解”。谈及原因,原告称,从2003年开始被告就开始偷排污水,粗略按每天2000元计算,被告一年的超标排污费都应该约在几百万。而被告每年所交纳的60多万税收,是远远不够治理对南明河造成的污染的。即使算上全年上千万的销售额,都不够治理费用。此案宣判后,将对延河的造纸排污企业起到有力的震慑作用。

    庭审实录:“机子坏了,才会直接排污水。”

    法庭上,来自省环保厅环保专业博士刘晓静和贵阳市两湖一库管理局局长帅江作为人民陪审员,分别对被告定扒造纸厂负责人进行询问,以下为具体内容。

    陪:2005年整改后情况如何?

    被告:当时请来山东的专业人员来治理废水,效果不错。但是后来规模扩大,排放污水增多,处理设备一坏,就偶尔把污水直接排入南明河。

    陪:你认为每天的排放是偶尔吗,为什么不在白天排放?

    被告:(停顿了1分钟,淡笑。)我也不是经常排放,只是机子坏了才排,抢修好了就不排了。

    陪:晚上排放的污水经过水池沉淀吗?

    被告:不经过,直接排。

    陪:以前受到过处罚,为什么不守承诺?

    被告:我是保证过,也知道这是不对的。但是机子坏了没办法,也抽不到水,只能直接排放了。

    庭上花絮:“长枪短炮”云集

    此公益诉讼案,不仅引来了环保法庭、环保部门、公益组织的关注,同时也吸引了大量媒体的“重点关注”。因为这是全国为数不多的两家环境公益组织共同“联手”打击污染水源的案件。

    在开庭之前15分钟,所有媒体全部到位,除了贵阳本地的纸媒和电视台外,还吸引了CCTV、新华社和远从北京赶来的法制日报等多家中央级媒体关注。

    整个庭审过程,5架摄像机“寸步不离”,6、7台照相机“四处游离”,足见“贵州本土民间环保组织提起的首例环境公益诉讼”在媒体眼中的重要性。

    陪审员“顶级配置”

    审判长左右两边,坐有两位“人民陪审员”。一位是环保高级工程师、贵阳市两湖一库管理局局长帅江,一位是环保专业博士刘晓静。这种“顶级配置”陪审员参与审理该案,也引起关注。

    据悉,由环保专家担任陪审员参与环保案件的审理,是环保法庭的独创做法。这不仅使环保审判更加专业,也使得环保审判更加公开、高效。

    刘晓静说,环保部门在执行方面确实存在困难,显得势单力薄,有了这次的“经验”,今后也希望能够借助多途径来解决环境污染的问题,加大打击力度。

    连线公益组织:保留追诉污染南明河所造成的经济损失

    中华环保联合会督查诉讼部的马勇部长告诉记者,造纸厂偷排污水的行为,可以让他一年省下20万左右的治理费。但是,对南明河造成的污染损失却是无法估计的。要想恢复以前的水质,相当困难。

    “对南明河污染所造成的经济损失,我们将保留追诉的权利。”马勇说。

    崭新亮点“汇集一案”

    首次动用基金“援助鉴定”

    目前,环境公益诉讼在全国范围内逐步开展,但其中却涉及很多诉讼难题,比如涉及的评估、鉴定费用的预支,这个现实问题直接制约了原告提起公益诉讼的积极性。

    据此,环保法庭与贵阳市两湖一库基金会就此形成共识,规定涉及贵阳市水资源保护的环境公益诉讼过程中,涉及到评估、鉴定、分析检测等费用,可向基金会申请资金帮助。这极大地减轻了原告提起公益诉讼的经济负担,对支持、鼓励、保护各类主体提起公益诉讼有极大作用。

    “这次鉴定产生1500元费用,就是基金会先行垫付,这也是全国首例公益诉讼案件中鉴定费用得到基金会帮助的案例。”承办该案的罗庭长介绍。

    先叫停排污 再开庭审理

    此案中,环保法庭率先采用了“先予执行”措施。换句话说,在环保法庭昨日判决此案之前,被告的排污行为早在11月23日被叫停了。

       “如果不予先执行,其生产废水不可避免地持续排放,一直对南明河造成污染。提前制止,就减轻环境危害。”罗庭长说道。

       环保法庭根据其排放污水取样分析结果认定,其污水中含量较多,危害较大,属于“紧急情况”,完全符合先予执行条件,随裁定被告立即停止排放。   

    边受理案件 边固定证据

    长期以来,许多环境污染侵权案件存在取证难的问题,特别是一些偷排的企业。为防止被告否认原告自行提取的证据,二原告在11月19日立案时,就向法庭申请对被告排污行为进行证据(照片、录像资料)保全,环保法庭也率先在环境公益诉讼中运用“证据保全”的法律规定来固定污染证据,受理了二原告的申请。

    由于被告是采取白天将污水储存,夜间至凌晨偷排的方式,为获取有效证据。环保法庭凌晨5时就到达被告排污现场附近等候,在录像取证之后,于6时许开始行动,到达被告排污现场后迅速开展拍照、取样工作,同时对被告进行诉讼文书送达,让被告自行指认偷排现场,固定了被告偷排证据,圆满地完成了证据保全工作。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6-2020 贵阳公众环境教育中心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观山湖区美的林城美居苑5栋406号    电话:0851-84849307


扫描一下